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吴大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忆吴大羽先生

2016-03-09 10:19:06 来源:辅仁书苑美术馆作者:朱德群
A-A+

  每当与朋友或同学提到吴大羽先生名字的时候,我心中即产生无限的兴奋和激动,几不能自持,感恩之心油然而生。吴大羽先生是我的老师,更切实地说他是我的恩师。我常和人说,我万分幸运的是我在艺专遇到了几位非常好的老师。大羽老师则是我最尊敬的一位,也是我受益最多的老师,所以饮水思源说他是我的恩师并没有一点言过其实。

  我在校时,吴先生是绘画系主任,上课时的音容态度,至今仍在清晰的记忆中,大黑边的近视眼镜、灰黑叉肩斗篷大衣、瘦小的裤脚,走在教室的地板上发出咚咚的脚步声。吴师是位才华横溢的学者画家,所以举止上给人一种傲慢、目空一切的感觉,这也许是才华过人的自然流露吧!但对学生则热情洋溢、十分亲切爱护、耳提面命极尽鼓励之能事,对学生寄予极大的希望。

  吴师善于言词,言语中具有诗意,导人思路步步入胜,那时他还很年轻,由于学养俱佳,自信心很强,极有艺术家的气度,这也许就是他成名画家的条件。

色草1 布面油彩 54x39.5cm 约1980年

  我在他鼓励下不断地努力,受益良多。除上课外。我则利用所有的时间到野外写生,风雨无阻,因为围绕西湖到处有亭台可避雨,在内作画毫无影响。杭州是闻名于世的风景优美之地,所以自古就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称,随处都是作画取景的对象。那时吴冠中就是我作画的伙伴,每至星期天我们背了画箱,早出晚归,一天可作上四五张水彩画。年轻无忧无虑,全部精力均陶醉在绘画工作中,真有不知人间何世、忘我的至上情操。上课时请益老师,老师不但认真地指示,并总是热情地给予鼓励。如无画缴给他批看,老师便神色顿显失望。我内心也觉得愧对老师,因此努力工作,一星期又一星期不知不觉地过去,一年之间竟画了几百张水彩和一些油画。老师对素描、水彩、油画的批评和指示常提到一些印象派的和后期印象派的画家,如Monet、Pissarro、VanGogh、Cézanne(莫奈、毕沙侯、梵高、塞尚)等等,他所讲也都是这些画派的理论。尤其他常提到的是塞尚,因此引起我对塞尚作品的兴趣,我在图书馆里就十分注意以上各画家的作品和野兽派(Fauvisme)的作品,我慢慢地领悟而陶醉在塞尚的作品中。后来我在上海买到三本日本出版的塞尚画册,人像、风景、静物俱全,真是如获至宝,一读再读,因此在对他的作品上有更深入的了解。有一次吴老师对我说:“绘画即是画家对自然的感受,亦是宇宙间一刹那的真实。”就是印象派的理论,如莫奈所画的胡昂大教堂(Cathédrale de Rouen),早晨、中午、下午、傍晚,光与色、时与空的变化,也就是吴老师说的宇宙间一刹那的真实了。所谓画家对自然的感受、自然流露,那就是画家与自然溶化至物我两忘、自然创作的境界。如果作画对自然视而不见又无所感,那就是抄袭模仿了。吴师看画时常说,不要太注意透视,要多注意颜色光线黑白的对比,也是塞尚所说的"Je cherche à rendre le perspective par la couleur, il n'y apas de lignes, il n'y a pas de modelé, il n'y a que des contrastes,Ce ne sont pas le noir et le blanc qui les donnent; c'st la sensationcolorée. ll faut donner l'image de ce que nous oyons en oubliant tout cequi a paru avant nous."吴师也常说:作画要忠实对自然的感觉。正如塞尚所说"Jeveux savolr, savoit pour mieux sentir, sentir pour mieux savoir."有一次他说画家应不断地观察自然,多体会了解,渐渐地会自然流露表现的能力。这些话亦与塞尚的思路相通,塞尚曾写"Dans la peinture, il y a deux choses, I'oeil et le cerveautous deux doivent s'entraider. Il faut travailler é leur développementmutuel mais en peinture; à l'ocil par la vision sur nature; au cerveau,par la logique des sensations organisées qui donne les moyens expressions."吴老师的这些言谈显现出,他是深深地了解塞尚作画的态度和理论的。一九二二年吴师留法的时候,也正是巴黎艺坛受塞尚影响最多的时候,如野兽派、立体派、抽象派等等的现代绘画。所以塞尚的发现的确是现代绘画必经之途,故塞尚有现代绘画之父之称,但是当时巴黎美专仍是学院主义的作风。

  我在吴师的教导之下成了塞尚的崇拜者,在国内多年工作,没有远离后期印象派的范围。直到一九五三年去八仙山写生,在两千多公尺的山峰深谷云雾丛林中,突然领悟了中国水墨画的虚实、具有诗意的传统精神与自然的关系。烟雾弥漫,松柏纵横交错,联想到书法用笔的境界,与过去学习写字、绘画的心情连接融合,不知不觉我的绘画观念有了转变。

无题14 布面油彩 53x38cm 约1980年

  塞尚作品的虚实,色与光的呼应,所画的苹果、花瓶、树林、房屋、山丘等等已不是它们的本身,而是一个整体的绘画。康定斯基(Kandinsky)说塞尚的画是一张不可分的整体。塞尚晚年的作品笔触轻松,自然的流露,又坚实又活泼,令人观之心旷神怡,可谓已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他画了二、三十张圣威克多尔山(MontSt.Vietoire)和一些黑古堡(Chàteau-noir)。我曾到该地浏览多日,踏着塞尚的足迹,寻找他画过的山林与村落。在绿色的树林中,千变万化的光色交织顿挫,远近层次难别,这种景象几乎人人都能见到,但塞尚却能将绘画长久流传的透视去掉了,而在极平凡之中找到永恒的真理。

  吴师为人态度庄严,对学生很恳切爱护,已如前述,尤其对优秀同学更是不遗余力讲解鼓励,犹如望子成龙的心情,但是对不用功的同学则很淡漠,又有孺子不可教、心情无奈的忧郁,当时我也常想,画家并非每个学生都可做到的,而且爱画、忠诚用功的绘画工作者,如果没有一点才气(talent)是不会成功的。后来我任教时,更深深地有此领悟,认为艺术学校应设师范部,不能成画家的同学,也许是一位很出色的教师。

  有一次吴老师批评我们画的时候,发现画面有取巧的表现时,他很慎重地说:“作画要忠实诚恳,不要卖弄小聪明、出风头,在校六年的学习能画一张完整可看的画就够了。”“六年能画一张完整可看的画”,这一启示常记在我的心中,并用以自我警惕。迄今已近六十年了,我从未离开绘画的生涯,画一张完整的作品似乎还没有做到,仅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画一张完整的作品我就心满意足了。吴师郑重期待学生努力向上的一句话,竟成为我永远学习工作不懈的座右铭。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爆发,战火很快从北方漫延到上海。沪杭近在咫尺,倍受战争的威胁,警报终日,空袭不断,学校无法上课,许多同学受交通的阻碍,不能到校入学。在此情况之下,教育部下令内迁至浙江省西部的诸暨。杭州失守,战火逼近钱塘,学校又奉命迁往江西贵溪之龙虎山、张天师道府,因地方治安不宁,又转往湖南沅陵,建校上课。在这些搬迁的路途中,吴老师与我们同行,当时战火炽烈,沪杭失守后,日军西侵,难民载道、伤兵充斥,后方混乱。在我们经江西去沅陵的路途上,可谓狼狈不堪,那时主要交通工具是火车,但已失去按时间开出的班次,且不需要买票,只要能爬上车就好。当时谈不上座位,记得我和几位同学好不容易爬上了火车头,站在车头两边,手抓着车头的铁杆。火车头是烧煤的,身体靠火车的一边烧烤难忍,背后寒气侵袭,冷热交攻,又不时阵阵风雨,真是苦不堪言。吴师全家也在这列车上,没有座位,是坐在火车车厢的盖上,虽然无火烤的煎熬,但遇风雨天气,严寒刺骨,亦相当难受,火车摇动时,还有滑落一失足成千古恨之危险,但吴师处之泰然。

无题18 布面油彩 53x38cm 约1980年

  抗日战争期间,人民虽家破人亡,离乡背井,妻子离散,经历着史无前例的悲惨遭遇,但是人民深知民族大义,同仇敌忾,绝无怨言。吴先生没到沅陵学校上课,即经贵阳、昆明、河内返回上海。艺校先迁昆明,后至重庆沙坪坝,八年抗战结束后,我随南京中大返南京,才获悉吴师曾重返杭州艺校。不久我去台湾,于一九五五年到了巴黎,所以吴师的消息至此全无所知。

  一九七九年冬,我突然收到同窗好友朱瑞序从上海来信,谈起吴师的情况。并谓吴师作画因国内颜料变色,想要点法国颜色。我即买了法国LEFRANC-BOURGEOIS牌大瓶油画颜料,装了一大纸箱寄去,同时寄给他一本我的画集,是一九七九年春巴黎的袖珍美术馆出版社(Musée de Poche)印制的,由当代艺术评论家余伯阮(Hubert Juin)写的,使他略知我在巴黎的情况。以后并没再有他的消息。时常听说国内因政治的因素不敢与国外亲友通信,所以我并不觉意外。直到最近林天民先生讲吴师八〇年以后的画用的颜色很好,画没有变色,听说是外国寄来了,想来那就是我寄的颜色了。听闻之下,内心感到无限的安慰。

  吴大羽老师不仅是一位有远见的老师,也是具有艺术家气质和丰富创作才能的画家。可惜他后半生岁月在不良的环境限制下,使他对绘画的抱负,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令人惋惜。

韵步 布面油彩 51x36cm 约1980年

  杭州艺专对中国现代艺术发展之贡献与影响很大,这些应归功于林风眼、吴大羽、潘天寿、方干民等几位老师的高识远见,他们是杭州艺专的灵魂,也是中国现代艺术先驱。在他们领导教育下,造就了一些现代名画家及理论家,如李可染、李霖燦、赵无极、吴冠中等等。他们自身不幸,没有得到发展的好环境,但是他们却是中国现代艺术的播种人,获得国人的尊敬与钦佩。

2007.12.6

  朱德群(1920-2014),生于安徽萧县白土镇(时属江苏)一个具有文化修养的医生世家,1935年进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学习西画,1941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专,即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1945年任教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1949年任教台北师大艺术系。1951至1955年任教于台湾师范学院。1955年定居巴黎,从事绘画创作。1980年入籍法国。1997年当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院士。朱德群先生是当今著名海外华人艺术家之一。

  2014年3月26日凌晨在巴黎去世,享年94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吴大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